返回联盟首页 | 设本页为首页 | 投融资动态 | 搜索
365棋牌 有没有辅助器

发改委力促民间投资 新兴产业或成桥头堡

2010年03月18日 12:19    来源:中担公司    作者:编辑
 

   众所周知,2010年中国经济政策的主基调是稳增长、调结构、促消费。具体到投资结构上,其调整方向无疑是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  

  昨天(1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从国家发改委获悉,酝酿已久、并经过多次修订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刚刚提交到国务院。  

  此前,《意见》曾两次被国务院退回补充修订。  

  有报道称,《意见》中最大的亮点是在扩大民间投资准入领域有实质性进展,因而被各方寄予厚望。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相关部门。  

  新兴产业或更多向民资开放  

  国家发改委一位资深专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透露,2009年7月份,由发改委拟定的《意见》初稿上交到国务院,但随即又被退了回来。8月份又提交了一次,当月底也被退回。  

  在此期间,工信部也提交了类似的草案,在去年9月22日出台的《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29条》中,集中吸纳了发改委与工信部报送的初稿部分内容。由于原先的《意见》部分内容被抽调,所以,去年10月份和11月份由发改委投资司集中研究补充,并于去年12月上旬做了最后修订讨论。  

  该专家表示,《意见》是2005年出台的《非公36条》文件的细化政策,是个配套文件。当时出台的《非公36条》不仅仅是政策,更是制度设计的创新。在原有政策条文的基础上,结合2009年经济危机与2010年对经济的把握提出更加细化的配套文件。  

  对于《意见》的主要内容,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研究员张茉楠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调结构和方式转变,结合2010年经济发展需要,预计《意见》中的主要内容,一方面是开辟新路径,在新兴产业方面会拿出很大一部分来让更多的民间资本参与;另一方面是对内放开,降低原有的像基础设施、医疗、保险、网络、教育和服务、以及垄断行业等的准入标准,真正降低门槛,吸纳民间资本。另外,对一些技改项目,尤其像“小巨人型”的企业,尽管企业规模不大,但掌握着核心技术,也要加大民间的投资力度。  

  统计局未统计民间投资  

  不过,多数专家和官员对什么是“民间投资”却没有形成定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按照“民间”定义在国家统计局网站查找2009年的民间投资数据,发现没有这种统计。国家统计局投资司相关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统计局从来没有按照“民间”口径统计过。  

  这位官员称,对于“民间投资”这个问题,以前有几种说法:一种是除去国有投资和外商投资以外,其余的都算民间投资。还有一种说法是国有和外商再加集体经济以外的,算是民间投资。没有统一的说法,或者是大家公认的定义。国家统计局没有对“民间”概念的统计,投资统计是按项目统计,都是总量。  

  但是,这些年有一些研究机构从国家统计局调走数据,把国有与外商的减掉,就算是民间投资数据了。在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报表里,分不清政府投资,比如说,政府投资投给了集体企业,那么就被划分在民间投资的统计里。如果政府投资给了国有企业,就划在国有企业投资统计里。这是两组统计方式,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  

  所以,这位官员表示,国家统计局也分不清楚政府财政投资究竟有多少投到了民间性质的企业手里。因为概念含糊,没有从政策上划分清楚,所以,在统计上也不会按照“民间”统计。统计局目前是按照行业、地区、登记注册类型、控股形式状态等各种形式统计。  

  专家众说纷纭  

  统计局里没有民间投资的数据,那么,学者们是如何定义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后专访了一些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院张立群说,民间投资基本是指非公有经济。中国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说,民间投资就是指私人、私营经济的投资。而中国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钧说,相对于政府投资而言,除了官方投资,就是民间投资了。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祝宝良则说,国有和国有控股以外的都属于民间投资,外资不包括在内,像政府对民营企业的投资,是属于国有投资,不是民营投资。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投资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说,目前还没有对民间经济有一个标准的政策划分,尽管国家出台了专门的中小企业促进政策,但也没有注明是不是民间经济。如果要从政策上区分民间与非民间,可能反而把问题复杂化了。  

  从上述专家的表述来看,尽管对民间投资的定义及涵盖的范围各不相同,但其中都不约而同地包含了民营企业及民间资本的投资。  

  从中国最近30年的飞速发展来看,这一部分资本也是最具活力的投资主体之一,其运营成效及增长速度往往更能体现出市场经济的运行趋势和市场的最新动向。  

  2005年出台的《非公36条》(即《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经过几年的运转,被许多专家认为操作性不强。有学者就提出,首先是概念太大,导致具体操作上的不适用。而此次发改委的《意见》中,“民间”的概念更大,会不会导致政策制定上的宽泛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张承惠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说,到现在为止,对民间投资的范畴定义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因为“民间”的概念比较模糊,会不会因此而带来政策上的模糊因素,这个视角值得今后观察并加以研究。不过,随着市场化程度的逐步完善,在政策制定上,理论上讲,应该明确定义,只有定义清楚了,政策的针对性才能加强。针对性加强了,政策的实际操作性就增大了。  

  张承惠说,现在大家都有一种感觉,政府投资很大,而民间投资还不够,增长的后劲不足,以此为背景,所以,要加大对民间投资的政府扶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金融室主任赵全厚的解释是,政府应以公共性投资为主,而调动民间投资不仅仅是调动私人资本投资,还包括盈利性的公有制企业,因为政企分开后,公有制企业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以,民间投资包含着私人资本、FDI、私营企业资本、外商投资、中央和地方的国有企业。  

  至于发改委拟定的《意见》,赵全厚预计,“民间投资”所横跨的范畴还是会比较宽泛。但是重点会注重调动民间的盈利性企业的投资,包括中小企业和私人产权的资本。  

  清华大学袁钢明教授说,企业、私人和外资都是民间投资,民间投资是针对政府投资过大的情况下派生出的说法,在通常情况下显得没有意义。“很多民营企业找政府投资,那么这种投资你说是政府投资还是民间投资?”他反问道。
网站简介关于我们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中国电源门户网站 ©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京ICP备1000861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82号